400-002-5722
新闻资讯
联系我们
了解更多详细信息,请致电 400-002-5722
或给我们留言 给我留言

行业动态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动态

复星医药:剑指全球新冠疫苗市场

发布者: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8-03 09:30:05

中科院院士、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最近的一场网络研讨会上表示,自己已经接种一实验型新冠病毒疫苗。


这个曾经带领团队(因为此行极为凶险,部分成员甚至写好了遗书)前往非洲塞拉利昂抗击埃博拉病毒的铁血汉子,在新冠疫情面前更没有退缩,却遭到了很多误解,对此他只是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淡淡的说,我没空去网上吵架。

对于高福"抢"论文的言论,表哥当时就哭笑不得,这些人既不懂论文,也不了解高福的真实身份。

除了中科院院士外,作为全球传染病领域的顶级科学家,高福还是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,美国微生物科学院院士,欧洲分子生物学组织外籍院士,美国科学促进会会士,爱丁堡皇家学会外籍院士,非洲科学院院士,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,德国国家科学院院士,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副主任。

你说,是期刊抢他,还是他抢论文?

从技术上讲,新冠疫苗一共有五种研发路线,包括灭活疫苗、基因工程重组亚单位疫苗、腺病毒载体疫苗、核酸疫苗、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。


陈薇院士领衔的军事科学院,正在部队较大范围试用的是腺病毒载体疫苗,已经通过了临床二期。

腺病毒是一种毒性很小的病毒,通过基因工程,将改造后新冠病毒的有关基因装入腺病毒,再送入人体,诱发人体产生抗体。

具体负责落地的公司是大名鼎鼎的科创板明星康希诺,据报道,该公司正在大规模扩充产能,明年可以实现1-2亿只的产能。

虽然还没有正式进入临床三期,从某种意义上讲,这条路线已经基本成功了。

除了腺病毒载体疫苗这条路线外,中国走的比较快的,是灭活疫苗路线。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、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的灭活疫苗以及科兴控股(未名医药关联方)旗下科兴中维的灭活疫苗已经进行临床二期,其中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已经率先进入临床三期,全球领先。

灭活疫苗其实是难度比较低的一种,简言之就是让病毒失去活性,再注入人体,虽然没有活性,但仍然有病毒的特征,诱发人体产生抗体。

考虑到陈薇院士已经注射了腺病毒载体疫苗,因此表哥判断,高福院士注射的大概率是灭活疫苗。至于是哪家公司的,鉴于高院士的职业操守不肯透露,我们也不必去猜了。

除了这两个领域,在中国技术相对薄弱的核酸疫苗领域,复星医药也做出了突破。

郭广昌称,复星医药获德国BioNTech授权的新冠病毒mRNA疫苗Ⅰ期临床试验首批36位志愿者成功接种。该款新型冠状病毒mRNA疫苗Ⅰ期临床试验由江苏省疾控中心负责,泰州市疾控中心、泰州市人民医院等单位参与。

作为上世纪90年代才发现的新型疗法,mRNA疫苗起步时间短,但进步非常快,在治疗病毒、癌症等方面具有非常强大的潜力。

一、差强人意的业绩

从业绩上看,复星医药的营收增幅相当可观,但净利润在2018年以后增幅乏力。


数据来源:iFind,制图:星空数据

是公司产品因为集采导致毛利率下降了吗?并非如此,近年来公司毛利率还在缓慢上涨,2019年的平均毛利率接近60%,相当可观。

利润表显示,公司净利率不断下滑的原因是销售费用和财务费用居高不下。2019年,公司销售费用高达98亿,利息支出10.7亿。

营销投入过高,是很多医疗企业的通病。

在98亿销售费用中,人工成本大约12亿,公司销售人员超过5200人,占全部员工的17%左右;75亿为市场费用。

除了传统的营销方式外,公司也开始顺应互联网营销潮流,开展了丰富的线上营销模式。以互联网创新平台助力营销转型,实现数字化营销。

2019年,公司销售费用占营收比例超过三分之一,成为最大的"利润杀手"。

当然,这并不意味着公司的产品都是靠钱铺路,因为公司的研发投入非常可观。

二、研发就是生命

2019年,公司研发投入共计 34.63 亿元,较 2018 年增长 38.15%。

和行业里的另外一个带头大哥—恒瑞医药相比,复星医药的研发更加国际化。

公司在中国、美国、印度等建立互动一体化的研发体系并打造小分子创新药、高价值仿制药、生物药、细胞治疗等国际研发平台。此外,秉承开放合作,还通过许可引进、深度孵化、风险投资等多元化、多层次的合作模式对接全球优秀科学家团队、领先技术及高价值产品,推动创新技术和产品在全球的开发和转化落地。

虽然研发路线不尽相同,但取得的成效是非常显著的。比如,公司的新冠病毒mRNA疫苗技术就是通过许可引进的方式进行生产。

如何对医药、高科技企业进行估值?

市净率?市销率?还是市梦率?

其实,研发投入是一个非常值得参考的指标。对于创新药企业来说,高研发必然带来高回报。

需要注意的是,复星医药研发支出虽然极高,但在账务处理的时候不够大气。


公司研发资本化率达到了41.05%,是一个相对较高的水平,2019年进行资本化的研发支出超过14亿,从侧面反映出公司的利润水分比较大。

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恒瑞医药的研发支出全额费用化。

三、被低估的利润源泉:合资企业

除了个别以投资为事业的上市公司外,大部分上市公司都专注主业,比如贵州茅台的主要利润来源就是卖酒。

但复星医药的利润构成中,有相当一部分来自合资企业。

利润表显示,公司来自联营企业的收益高达14.3亿,占利润总额的近三分之一。

对比往年财报,公司来自联营企业的收益相当稳定。


数据来源:iFind,制图:星空数据

作为知名投资集团—复星集团旗下一员,公司除了专心研发卖药,还有非常强的投资头脑。

公司参股了大量的医药、医疗企业和医院,绝大多数都盈利,公司的投资收益非常可观。


四、总结

整体来看,复星医药作为行业龙头,虽然从成长性角度来说,进入了一个发展瓶颈,和恒瑞医药有一定的差距,但是公司的多元化发展要比同行做的更加全面。同时,公司依托集团优势,能够实现资源整合,提高生产效率,降低经营风险。